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随着寓见公寓陷入经营困境,与其有资金业务的多家机构也牵涉其中。
 
上海华瑞银行10月15日在寓见公寓总部大门张贴的“关于敦促寓见公司保障我行信贷资产安全的告知函”指出,“鉴于你公司经营部分长租公寓装修资产系使用我行贷款资金形成,相关房屋出租产生的租金收入为上述贷款的还款来源。未经我行允许,不得擅自处置上述装修资产。在相关贷款结清前,对于危及我行信贷资产安全的情形,我行保留诉诸法律维护我行权益的权利。”
 
除了牵涉寓见公寓,元宝e家还深陷另外两家租房“被贷款”公司: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上海的爱生活爱公寓。这两个长租公寓均出现运营问题,而租客都表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元宝e家办理了信用贷款。
 
寓见公寓也不是租房市场金融化模式下倒掉的第一家。今年8月,长租公寓品牌“鼎家”因经营不善破产。鼎家租客通过银行卡绑定“51返呗”(现更名为“爱上街”)的APP,一次性把租金付给了鼎家,再按月支付给房东。因鼎家破产而受损的租户约4000户,涉及的网贷平台除了“爱上街”外还有五家。
 
除此之外,好租好住、爱家爱公寓、长沙优租客、恺信亚洲、咖啡猫等长租公寓“爆雷”,其模式与“寓见公寓”、“鼎家”等如出一辙:资金链断裂引发运营危机。从2017年底至今,长租公寓风险暴露明显加速。
 
业内人士指出,上述长租公寓,都不是单纯的二房东,他们都渴望通过“资本运作”来获利。其业务本质与当年的装潢预收款,美容美发、健身预付卡一样,形成资金池,靠钱生钱并实现快速扩张。与以往的模式不同的是,长租公寓还套出了金融机构的钱,是加了杠杆的资金池,其风险更大。
 
“租金贷”是长租公寓加杠杆的一大利器。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在“租购并举”的号召下涌入,为长租公寓各参与主体提供场景金融服务。“租金贷”因此应运而生,其模式是租客在和长租公寓签约时,金融机构或第三方财富公司替租客支付全年甚至两年的房租,提前将租金预付给长租公寓,而租客则须向该金融机构按月清还租房贷款。
 
但在实际操作中,不少租客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了租金贷产品。在实际获得贷款后,长租公寓方违规动用资金池,将该部分资金投入于争抢房源的竞争中,甚至挪作他用。
 
对此,华东政法大学陈岱松教授指出,离开了以主营业务收益为主要盈利来源的创新都存在很大风险。一系列长租公寓破产、跑路给市场和政府提了个醒,有必要尽快导入相应的政策法规,对其进行严格监管,尤其要避免长租公寓运营和金融链条发生明显的对接,以便控制金融风险,控制整个行业的不良取向。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结果—四川宏昌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