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香港投资推广署在成都举办研讨会,向四川企业介绍香港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下的独特优势,以及四川企业如何利用这些优势拓展海外市场。
  香港投资推广署署长傅仲森在接受成都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在“一国两制”制度下拥有独一无二的优势,配合优越的地理位置、蓬勃的营商环境、健全的法制、对知识产权有严格保护,及全面的世界级金融和专业服务业等其它优势,非常有利于四川企业利用香港“走出去”。
  傅仲森表示,“成都的发展速度很快,我也非常看好成都成为西部经济中心的前景。”香港拥有规范的、国际化的金融业发展经验,值得成都借鉴,“香港成熟、规范的经验,相信能够帮助成都建设西部经济中心,同时能够更加与国际接轨。” 从今日起至2018年3月4日举行“牵星过洋——明代海贸传奇”展览,展出约200组明代古船文物和香港出土的明代陶瓷器物,反映当时海上贸易蓬勃的情况。
  本次展览重点展品包括“青花象首军持”储水瓶,饰有蟠螭和莲池鹭鸟纹的“青花五彩描金四开光碗”,明代纸钞“大明通行宝钞”,古船备有的中药材、食材和生活用品如茯苓、铜针灸针和骨骰子等。展览还将展出在大屿山竹篙湾和大埔碗窰出土的明代陶瓷器物,让巿民认识香港在南海贸易的角色。
  展览由香港特区政府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广东省博物馆合办,面向公众免费开放。香港特区政府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署长李美嫦、广东省博物馆副馆长陈邵峰等今日主持开幕典礼。 一场以“一带一路·共创新思路”为主题的投资推广研讨会在成都举行,这也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投资推广署第一次来到成都,与四川企业面对面。
  香港投资推广署署长傅仲森致辞表示,香港在“一国两制”制度下拥有独一无二的优势,配合其他竞争优势,包括优越的地理位置、蓬勃的营商环境等,均有利于四川企业利用香港优势“走出去”。
  近年来,四川和香港的经济融合日益加深,香港已经成为四川企业“走出去”的重要平台。截至今年6月,四川累计在香港设立公司以及通过设立香港平台公司“走出去”企业近200家,累计对外投资额30多亿美元,占全省对外投资企业总数和对外投资总额的近30%。与此同时,香港也是四川最大的境外投资来源地。截至今年6月底,香港在四川投资设立4966家企业,累计实际使用港资509.4亿美元,约占全省境外投资的60%。
  在傅仲森看来,四川的科技发展速度之快令人惊叹,这与本地政府对高科技企业与人才的重视密不可分。四川可以向香港学习什么呢?傅仲森的答案是“香港开放包容的姿态”。“香港与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合作往来,这种合作不是单一领域的,而是涉及文化、旅游、科技、商业、金融等方方面面,我们希望未来与四川也能建立这种全方位的合作关系。”
  研讨会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投资推广署与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经济部贸易处联合主办,并得到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驻成都经济贸易办事处、省商务厅、省政府港澳事务办公室、省工商业联合会以及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四川省委员会的协办支持。 上个月被中国拒绝入境的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罗杰斯最近高调宣布,将联合其他英国政坛人士成立非政府组织“香港监察会”,以监察香港特区人权、自由和法治情况。在该组织网站上,罗杰斯写道:“香港主权移交20周年之际,当地的人权和言论自由正遭到威胁。‘香港监察会’将发展成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在世界各国首都为香港发声,促请中英两国政府履行《中英联合声明》的责任。”
  以“人权、自由和法治”等为借口来对其他国家的内政事务指手画脚,这是西方一些政客们惯用的伎俩。过去西方对于国际事务拥有充分主导权和话语权,这种做法往往具有神奇的效果,这些“洋老爷们”信口开河的言论却常引得“万众瞩目”,甚至被一些政治力量视为“不可抗拒的圣旨”。
  而今,西方自己的内部治理问题多如牛毛,本来早已自顾不暇,但一些政客们依然喜欢拿着双重标准来对别国内政指指点点,这种做法暴露出的是他们的妄自尊大。
  香港回归以来,“一国两制”实践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中国政府贯彻“一国两制”并保持香港繁荣稳定的努力可圈可点。然而,一些沉醉在帝国余晖的政客们却总把《中英联合声明》拿出来作为介入香港事务的理由,这是他们的一厢情愿。他们似乎认为,30多年前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还可当做他们插手香港的一柄尚方宝剑。
  事实上,香港已回归祖国,香港的治理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政府、机构和个人都不得干涉。在香港回归20年后,《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更不能为英方介入香港事务提供法律依据。
  从法理的角度来说,《中英联合声明》是当时中国政府和英国政府就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一事达成的共识,包含了一些双方都能接受的原则。在全国人大制定《香港基本法》过程中,《中英联合声明》的很多内容都被吸纳进了这一法律文件。当下香港的“一国两制”实践,需遵循的法律依据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它们共同构成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基础,而《中英联合声明》并不构成有效的法源。
  罗杰斯在香港入境被拒后成立“香港监察会”,未必是他受刺激后的无厘头之举,更像是暗中策划的政治作秀。我们无法预料这位政客还会闹出什么怪异的动静,但不管他施展什么招数,都无法动摇我们在香港成功实践“一国两制”的信心和决心。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中国在世界瞩目下进入新时代,香港发展也将开启新征程。(作者是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李晓兵:英政客要“监察香港”,迷之自信获取授权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结果|博彩游戏,澳门博彩,葡京赌场,澳门最大的赌场,澳门高尔夫赌场,赌场网址——四川宏昌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