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作为中国奥委会连续4年的健身器材供应商,舒华体育在报告期三年累计获得政府补助5244万元。2017年政府补助占其当年净利润的25.98%。另外,其室外路径产品的销售对象主要为各地方体育局及企事业单位。
  安踏为其大客户,丁世忠旗下林芝安大是其股东
  舒华体育的主营业务自成立以来一直都是室内健身器材、室外路径业务与展示架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舒华体育前七大股东顺次为舒华投资、林芝安大、张维建、海宁沣泰、张锦鹏、海宁嘉慧、金石灏汭,总持股比例为100%。舒华体育的实际控制人为张维建。
  2015年、2016年、2017年,舒华体育销售的前三大客户始终为安踏体育、阿迪达斯、特步,三者位次每年有所不同。经记者统计,这三大客户连续三年为舒华体育贡献的销售额占舒华体育营业收入的总比例逐年为:20.85%、21.44%、23.94%,呈上升趋势。2017年其最大客户是安踏体育。首次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书,如果成功上市,晋江体育类上市公司再添一员,据统计,晋江体育用品上市公司此前有21家,是中国体育用品上市公司聚集地。
  而两天后,就是舒华体育董事长张维建46岁生日。其在“知天命”之前能否实现财富梦想,也关系到另一位晋江商团大佬——安踏的丁世忠能否再次分享IPO财富盛宴。安踏体育十多年前已经在港股上市。
  舒华体育主营业务为室内健身器材、室外路径产品和展示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2017年前五大客户包括安踏体育、阿迪达斯、特步、福建省体育局、云南云健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其中安踏是其去年第一大客户,而与此同时安踏体育首席执行官、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丁世忠控制的林芝安大是舒华体育重要股东,持股5.7502%。
  舒华体育的实际控制人张维建,为晋江商团的一员,据报道,其与安踏创始人丁世忠关系密切。其15岁创业,携手中国健美协会搭上奥运商机,曾聘请田亮为品牌代言人,开业内请代言先河。
  记者注意到,这三大客户的销售额对应到舒华体育的具体业务,主要为展架业务。根据营收占比可知,展示架为舒华体育主营业务中的第二大产品,营收仅次于室内健身器材。
  安踏体育不仅是舒华体育的大客户,二者之间还存在关联关系。根据招股书,发行前,林芝安大在舒华体育的持股比例为5.75%,是舒华体育的重要股东。而林芝安大的实际控制人也是安踏体育的实际控制人丁世忠。根据林芝安大的股权结构可知,丁世家和丁世忠分别持股35%,共同为第一大股东,二人为兄弟关系。
  在合作之外,种种迹象表明,舒华体育董事长张维建和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私交甚笃。首先,二人同为晋江商团的一员,年龄仅差两岁。在泉州商报的一篇报道中,张维建称丁世忠为老大,“他是我们当中的老大,我们都听他的。如果有人对他提意见,他也会虚心接受。”
  在泉州本地的新闻中,张维建、丁世忠、丁水波的名字常常同时出现。2017年,张维建、丁世忠、丁水波等企业家共同亮相意大利,见证晋江成功申办2020年世中运(世界中学生运动会);2018年,张维建、丁世忠、丁水波等企业家合捐1.6亿助建“同心楼”。
  根据视频报道,利郎集团王氏三兄弟、安踏集团丁世忠、斯兰集团丁宗寅、特步国际丁水波、舒华体育张维建、浩沙国际施鸿雁等8人曾在某活动上一同演唱《爱拼才会赢》。
  去年安踏对其贡献销售额1.3亿,应收款增2538万
  对当前客户的依赖,造成的后果之一是公司应收账款较高。根据招股书,2015年到2017年,舒华体育应收账款的账面价值分别约为2.08亿元、2.14亿元和2.46亿元,呈逐年增加趋势,连续三年过亿的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6.06%、30.80%、36.75%。对此,舒华体育方面解释称,这是公司业务发展和经营规模扩大导致的。
  资料显示,报告期各期末,舒华体育应收账款的金额与销售规模基本匹配,然而,客户的回款速度在逐年降低,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5.81次、4.69次和4.55次,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公司的坏账风险。
  对应到具体客户上,2017年,舒华体育的应收账款余额较2016年增加3607.24万元,主要原因是安踏体育和阿迪达斯分别给舒华体育增加了2538.79万元和906.13万元的应收账款。去年舒华体育对客户安踏体育销售金额为1.3亿元,占总营收11.63%。
  2017年1/4净利润来自政府补助
  记者发现,2015年至2017年三年间,舒华体育获得的政府补助在逐年增加,并在2017年达到3319.75万元,三年合计获得5243.78万元政府补助。
  与已经上市的健身器材商——金陵体育和英派斯相比,舒华体育同期获得的政府补助是最多的。
  根据两家上市公司公布的2017年财报,金陵体育三年间获得的政府补助总金额约为992.34万元、英派斯三年间获得的政府补助总金额约为741.71万元。
  根据招股书,舒华体育2015年、2016年、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约为1.33亿元、1.34亿元、1.27亿元,总金额为39461.52万元。由此计算可知,这三年,舒华体育获得的政府补助总额占其净利润总额的13.29%,其中,就2017年一年而言,政府补助占其当年净利润的25.98%。
  2018年5月23日,记者致电舒华体育提出采访需求,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向舒华体育的官方邮箱发送了采访提纲,截至定稿,记者没有收到来自舒华体育的任何回应。
  舒华体育财富路线:
  曾聘田亮做代言,福建省体育局去年贡献收入逾四千万
  舒华体育的实际控制人为张维建,其现任舒华体育公司董事长、总裁。张维建1972年5月20日出生,初中学历。本次发行前,张维建直接持有公司4.6361%的股份,通过持有舒华投资95.00%的股权间接控制公司73.8546%的股份。
  根据天眼查和中国青年报的报道,张维建在14岁小学毕业后就到父亲开办的工厂里打理,并于1986年开始人生首次创业,1991年成立晋江舒华家私厂,5年后,张维建把目光转向体育健身器材制造行业。
  2005年,舒华体育邀请到“跳水王子”田亮出任舒华品牌形象代言人。据报道,舒华体育为“同行业内首家聘请明星代言的企业”。据哈尔滨日报报道,就合作而言,田亮和舒华关系稳定,合同已经延续到2009年底。
  舒华体育进入大众视线更多的是得益于奥运会。2013至2016年,舒华与中国奥委会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并成为中国奥委会健身器材、按摩器材供应商。
  而中国健美协会扮演的角色不容忽视。
  舒华体育官网显示,多年来,舒华体育与中国健美协会、北京体育大学、成都体育学院等研究机构及多位著名专家合作。而根据东方早报报道,2010年1月,舒华董事长张维建当选为中国健美协会特邀副主席。
  而中国健美协会官网显示,中国健美协会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全国性群众体育组织,是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的团体会员,是中国奥委会承认的代表中国参加亚洲健身健美联合会和国际健美联合会的唯一合法组织。
  据舒华官网,2015至2017年,舒华携手中国健美协会连续三年成功举办全国健美健身冠军总决赛,签约七位全国健美健身冠军作为品牌形象代言人。
  作为舒华体育的三大主营业务之一,2015年-2017年,公司室外路径产品营业收入分别约为2.44亿元、2.19亿元和2.91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3.35%、21.79%和25.95%。
  根据招股书,室外路径产品的销售对象主要为各地方体育局及企事业单位,大多需要通过参与竞标的模式获得订单。
  根据舒华体育2017年财报和最新的招股书可知,与舒华体育有过合作的体育局有:内蒙古自治区体育局、甘肃省体育局、青岛市体育局、福建省体育局等。
  其中,福建省体育局2017年成其第四大客户,为舒华体育带来的销售收入为4474.4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3.95%。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结果—四川宏昌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