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下一阶段改革开放的关键任务是什么?
 
郑永年:首先是增强执行力。我们已经有好的政策与明确的目标,重点在于落实与执行。从十八大到十九大,中国出台了1500多项改革方案,下一步重点是落实好这些方案,加强执行力。在落实改革方案与政策方面,可以考虑出台改革促进法,以法律法规的形式确保政策落实,确保执行的每个重要细节。这就讲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依法治国。
 
中国正在不断地向依法治国转型。中国的制度建设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取得了很大发展,法治是制度建设的最高目标。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说,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加强对法治中国建设的统一领导,中国共产党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于2018年组建。十九大报告也提出了,必须把党的领导贯彻落实到依法治国全过程和各方面,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向依法治国转型,可以为下一步改革开放更好地保驾护航。
 
在制度建设方面,还应该完善哪些方面?
 
郑永年:大的基本方向已经确立。大的发展方向是正确的,主要是政策要落实好,制度建设要进一步完善。前面说的决策、执行、监察三位一体的制度体系,还有完善的空间,决策需要更为科学,以前自下而上的制度创新多一些,现在自上而下的制度设计比较多,那么决策的科学性需要保证,而且需要处理好央地的财权与事权的匹配性,才能在具体实践中更好地落实中央政策。执行层面,执行好每一项政策,就是刚才谈到的,首先需要政策具有科学性与可操作性。监察层面,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已经取得实效,行政体制改革、司法体制改革、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建设有效实施。未来需要进一步探索监察权的边界在哪里,确立边界能更好地行使这项重要的权力。
 
改革开放面临的外部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
 
郑永年:中国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不断地与世界发生良性互动。纵观世界各国的发展历史,相比之下,中国的运气已经是非常好了,中国已经经历了四十多年的和平环境,在经济发展领域里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现在已经使得大部分中国人脱贫,并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在1980年代,中国的策略主要是“请进来”,即把外部世界先进的技术请进来,招商引资;从1990年代到21世纪初,中国通过谈判加入了WTO,这实际上是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接轨;现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主要特征是“走出去”,这既符合中国经济发展阶段的特征,也可以在国内资本与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在外部世界寻求更多的发展。在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合作倡议。这个倡议充分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欧洲的形势变化对国内发展会有什么影响吗?
 
郑永年:现在外部环境似乎与以往不太一样了,除了中美贸易摩擦,欧洲近来也不太安宁,法国“黄马甲”抗议示威运动仍未平息,德国总理默克尔卸任党首对德国未来政情的影响也会十分巨大,还有英国脱欧悬而未决。因此,欧洲内部的变化将会十分巨大,这不是一个好的方面,因为众所周知的是,地缘政治的变动对经济发展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对于中国而言,一方面应该集中精力加快推进国内的各项重要改革。对外方面,中国一直主张多边主义,这是非常好的原则,在多边主义原则之下,双边关系也需要非常重视,因为经济贸易往来毕竟最终是要落到双边关系上,做生意都是一对一。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结果—四川宏昌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