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从中环地铁站出来,沿着德辅道步行2分钟,跃入眼帘的便是恒生银行和汇丰银行在香港的两栋标志性大楼,而周边更是随处可见渣打银行、中国银行等巨大的广告牌。
  以中国香港奥委会副会长贝钧奇为团长的香港青少年体育交流团一行日前结束了对北京和内蒙古的访问交流活动。
  在为期七天的交流访问中,交流团一行在对外体育交流中心的协调安排下,不仅同当地体校进行训练交流,还参观了天坛公园、内蒙古博物院等,观看马术实景剧《千古马颂》,领略草原和大漠风情,增进对历史文化和少数民族地区的全方位体验。在内蒙古期间,孩子们收获的不仅是体育技能,还有彼此间的相互了解和深深友谊。
  贝钧奇表示,本次内地之行收获颇丰,学生交流团满载而归,学校先进的设施场地,学生们积极向上的竞技态度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通过交流活动,孩子们加深了对内地的了解。
  小团员们纷纷表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通过自己的脚步行走在当下,能够更深刻地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文化内涵、民族魅力。这次活动以体育为媒介,以文化为桥梁,增进了友谊,加深了了解,希望今后香港可以和内地继续举办这样的交流活动。 寸土寸金的中环,向来都是富豪的集中地,也是金融从业者的厮杀之地。
  陈晨这次来香港,并未像过去多年一样朝着德辅道东边、IFC方向的某外资私人银行走去,而是径直去了德辅道西边的一家中资机构。在那里,他一次性就转了数亿港元至该机构财富管理中心的账户上。
  和大多数内地企业家一样,陈晨多年前就开始进行海外投资,并在香港某外资行开设了私人银行账户。尽管此前账户数目一度达到500万美元,但过去这些年,陈晨觉得这家银行的客户经理除了卖基金产品外,并未真正对自己提供更多的服务。在他看来,外资行手头的超级富豪太多,并不特别关注他这样的普通客户。于是,他在最近转投了中资银行。
  在外资行做了近10年私人银行客户经理的谢渺对于陈晨的选择并不意外。早些年,外资银行对于内地这批富豪的关注度的确不够,随着这几年中资机构涌入,有了更多选择后,外资行的这部分客户群体开始流失。
  但最近两年,一向“傲娇”的外资行也开始醒悟:不仅要抓住超级富豪,也要努力获得更多的普通富豪客户和新贵们——在谢渺看来,这直接推动了眼下这一场与中资机构的“抢人”大战。
  宇宙大行生意难做
  十年前,投行出身的谢渺选择了一条大多数投行人不会走的路:转去汇丰私人银行部门,随后他又去了瑞信私人银行部。
  用谢渺的话来说,当时的香港,做私人银行业务比较好赚钱。汇丰银行被称为香港的“央行”和“宇宙行”,据腾讯新闻《棱镜》获悉,除了李嘉诚这类港岛富豪外,包括马云在内的很多内地富豪都是汇丰私人银行的客户。
  谢渺还记得早年刚转型做私人银行业务时,第一批客户中就有恒大集团董事长许家印和融创董事长孙宏斌等。由于谢渺有独特的投行思维,很快就帮许家印做了股票回购事宜而获得其信任,随后又帮孙宏斌做了上市融资。
  然而,这种傍着大佬“捡钱”的年代已一去不复返。现如今,谢渺觉得日子太难过:大家都在疯狂的“抢”客户,但是像他这样的外资私人银行经理,在过去这两年多里却“根本抢不到客户”。
  一般来说,在港的私人银行门槛大概为300万美金左右,高于财富管理机构门槛。然而,过去这些年,比起内地每五天出一个亿万富翁的速度,香港的富豪圈却在逐渐固化,越来越少新增富豪,获客也就越来越难。
  而面对内地的新贵时,外资私人银行相比以往却没有更多的特色产品,甚至服务更落后。
  这一点谢渺深有体会。去年,他的一个内地客户在其任职的外资行开户,历时超过9个月,最后却被位于欧洲的总行告知:该客户不符合条件,但并没有给出具体的解释原因。
  谢渺吐槽称,总行只会机械地审核,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这个新的富豪客户是谢渺及团队按照公司的门槛要求,花了很大精力才拓展到的。
  中环银行街,连接皇后大道中和德辅道中,是香港最重要的经济金融中心
  这种情况其实在四五年前并不常见。谢渺还记得,当时在瑞信的私人银行团队,但凡有内地的客户来开户的话,都是非常顺利的。尽管也有数十页的背景调查文档需要填写,但谢渺团队均能应付以达到风控的要求。
  现在,即使已经按照公司规定的门槛和要求找来客户,最后总是会因为总部的审核过不了关。
  近三年来,香港的外资银行给富豪开户的条件越来越苛刻,这是谢渺最直接的感受。在面对如何证明自己的第一桶金以及任何一笔收入的交易证据时,这些内地客户们总是被问得晕头转向。
  谢渺曾经遇到过一个客户,其所在的瑞信银行要求客户证明其一笔20多年前的交易依据以及之后每一笔大额收入的依据——这对于很多内地的客户来说,太难了。结果当然是这个客户未能获得在瑞信开户的资格。
  关于越发严苛的原因,谢渺并不完全清楚。在他看来,这或许和香港加强了监管有关。
  一个在中环广泛流传的故事是,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林曾经去某外资私人银行开户,同样被要求出示所有的税单。腾讯新闻《棱镜》暂未能联系到陈德林置评。
  谢渺透露,最近两年他所在的瑞信银行香港管理层最害怕见到的人就是香港监管当局,总是担心被要求谈话或者抽查。2016年初,汇丰银行私人银行就因2003年~2008年违规销售雷曼兄弟相关结构性产品而被香港证监会提议罚款6亿港元,不过经过申诉后,最终于2017年11月调整罚款4亿港元。这也是香港证监会历年来开出最高罚单。
  腾讯新闻《棱镜》暂时未能联系瑞信银行置评。
  今年初,感觉业务越难越难做的谢渺从瑞信离职,彻底离开做了十年的私人银行业,转至香港某富豪家族的family office,主要负责投资业务。相当于,他从乙方的私人银行转到了甲方的投资公司。
  中资机构入港抢滩
  此外,谢渺身边的外资私人银行经理跳槽去中资机构的也越来越多。在谢渺看来,不断涌入的中资机构也是外资行生意难做的主要因素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过去这几年,除了国有的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外,中信银行、民生银行等都相继在香港开设了针对内地高端客户的财富管理业务。
  最近的一例是招商银行。去年9月,招行也在中环设立了私人财富管理(香港)中心(简称,招行私人财富管理)。此外,招商集团旗下在港还有招银国际私人财富管理中心和永隆银行私人银行。恒基兆业就香港西半山罗便臣道旧楼申请强拍,目前持有项目80.55%业权,物业估值1.94亿港元,可重建住宅楼面约1.9万平方呎,可与相邻的同系帝汇豪庭达成协同效应。
  据悉,恒基兆业于香港积极并购以增加土地储备,刚再录两宗强拍申请,累积今年已有19宗强拍,包括就西半山罗便臣道27E及F号申强拍,项目为楼龄58年、楼高6层高商住物业,设10伙住宅及4个地铺,占地约3822平方呎,现规划为住宅(乙类)用途。
  观点地产新媒体获悉,物业现时余下两伙住宅及两个地铺尚未成功收购,涉及3组公司业主,恒基兆业则已收购80.55%业权。地块若重建住宅,预计最高地积比率为5倍,可建楼面约1.9万平方呎,以物业估值1.94亿港元计,楼面呎价约1万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恒基兆业已统一毗邻D号地盘,相信将合并发展,总可建楼面增至约3万平方呎,兴建约25至30层高住宅。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结果—四川宏昌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