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我的祖籍应该在扬州,而不是现在的居住地,希望扬州的佘家后人能看到我的寻亲信息。”昨天,家住南京市六合区竹镇的佘永军,托扬州的一位好友求助本报,帮他寻根。
  曾祖父带家人逃荒到竹镇
  佘永军今年48岁,是南京市六合区竹镇的当地居民。“小时候长辈们说,我的曾祖父当年是从扬州逃荒到竹镇来的。”佘永军告诉记者,以前虽然听说祖籍在扬州,但从来没有想到要寻根,大家都忙着过自己的生活。而现在生活水平比以前好了,心里就总想着,扬州的佘家人究竟在哪里,他们过得怎么样?
  “听说曾祖父是从扬州的佘家湾或佘家洼过来的。”佘永军也托了扬州的朋友帮忙找了,没想到在扬州站南路附近,还真有过一个叫“佘家湾”的地方,可惜的是,这个地方早已经拆迁了。
  关于扬州祖籍地,佘永军说,长辈在世时也没有多问,以至于现在掌握的信息很少。他不清楚曾祖父有几个兄弟姐妹,只听说当年逃荒时,曾祖父带着家人、挑着担子去竹镇泉水一带定居。担子里有孩子,说明他的祖父应是在扬州祖籍地出生的。
  祖籍地可能在扬州西区
  “我的祖父名字是按照族谱的字辈来起的,曾祖父也是按照字辈排行来取名的。”佘永军觉得,只要能找到相同的扬州佘姓人士,若是祖辈按照同样字辈起名,就能确定他们是一个大家族的。佘永军说,祖父辈和曾祖父辈的名字里的字辈具体字他也不确定,曾祖父名字是“才”字辈排行,祖父是“有(友)”字排行。而他的父亲和他则没有按照族谱里字辈排行来取名,因为不知道族谱在哪里,究竟是怎么样的排行。
  佘永军还透露一个线索,以前祖辈回老家聚会,从竹镇居住地一大早步行出门,到下午三四点就到目的了。照这个时间和路程推断,祖籍地在扬州西区的可能性大一些。
  “在我现在居住的竹镇当地还有一户姓佘的人家。”佘永军说,这户人家与他家没有交往,现在能找到同族人的希望都寄托在字辈上,希望能在他这一辈认祖归宗。
  如果您也是佘姓,或者曾住在扬州站南路附近的佘家湾,欢迎拨打本报热线96496提供线索。昨天清晨,寒风凛冽,六合区马鞍街道泥桥村一片农田里,满眼绿油油的水芹却随风摇曳。“这是旱作水芹,水培旱作,但这两天降温了,提前放水保温,等温度稳定了,再把水放掉。”种植大户殷宏宝说。
  记者看到,这一片水芹绿油油的,少量叶子因风霜的原因呈现暗红色,在另一片水芹地,水芹只有一点点尖头露出水面,看上去微微发白。“发白的是水芹,一直生长在水里,而这块地却是水培育苗,旱作生长,只是种植过程中,土壤比其他农作物更湿润一些。”殷宏宝说,他从2013年开始尝试旱作水芹,这两年技术逐渐成熟。
  水芹是马鞍的“土特产”,但需冬天泡在水里采收,用工量大且辛苦。如何提高水芹产量、延长上市时间、减少人工成本,成了殷宏宝关心的问题。2013年,他经多方打听,从武汉引进了一种旱作水芹品种,这种旱地水芹每年上市9个月,比普通水芹长2个月,而且可采三茬,产量也更大。
  “第一年种植了60亩,但由于不懂得冬天如何防冻,导致大量水芹被冻坏。”殷宏宝说,不仅如此,旱地水芹的匍匐茎问题,也是导致产量不好的原因。为解决这些问题,他请来南京市蔬菜科学研究所的高级农艺师柏广利进行技术指导,经过努力,旱作水芹防冻以及防止匍匐茎的办法很快被找到,并在次年的种植中得以解决。今年,他共种植了280亩水芹,其中旱作水芹有160亩。
  柏广利介绍,正常水芹种植期为8月中旬到10月中旬,采收期从10月中旬到次年4月初。旱作水芹种植期与其相同,但采收期却可以持续到6月底。殷宏宝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普通水芹,亩产1万斤左右,而旱作水芹三茬亩产可达1.5万斤,且因旱作水芹风味更独特,价格比普通水芹高1元/斤,净利润每亩能增加三成。
  目前,殷宏宝已跟扬州大学相关专家取得联系,准备研发水芹产品深加工,让水芹给当地农户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结果—四川宏昌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