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7岁就开始触及篮球,14岁在欧洲联赛崭露头角,篮球从幼时就成为了达科-米利西奇生命中的一部分,到底是怎样噩梦般的NBA记忆会让他失去了对篮球的热爱与对比赛的期待?
 
  2003年,在塞尔维亚国内名声大噪,一头金发、英气逼人的天才少年达科-米利西奇决心告别欧陆登上NBA的舞台。达科-米利西奇在试训中展露了惊人的天赋,他身高出众,技术娴熟,投篮精准,身法灵动,俨然没有中锋的笨重之感。这让时任底特律活塞总裁的乔-杜马斯不惜一切代价渴望得到他。
 
  2003年的选秀大会上,达科-米利西奇在首轮第二顺位被活塞选中,乔-杜马斯得偿所愿,但这却成为了米利西奇痛苦的开始。
 
  2003-2004赛季,达科-米利西奇的菜鸟赛季,他的场均出场时间只有4.7分钟;2004-2005赛季,达科-米利西奇场均出场时间不过6.9分钟。
 
  在同年进入联盟的新秀们逐渐成长为球队的绝对核心时,拉里-布朗却不愿多给米利西奇一些证明自己的机会。对于外界的询问,他总是用“这个大个子还没有资格融入球队的轮转体系中”这样的百年不变的生硬说辞搪塞过去。
 
  拉里-布朗的专横与顽固,让他根本不尝试去体会鼓励与教导对于一名新秀成长的重要性,在建立信心最为关键的两年,达科-米利西奇得到的不是来自教练的指导与调教,而是呼喝与雪藏。
 
  没有人用镜头仔仔细细记录了拉里-布朗训斥达科-米利西奇的每个瞬间,但通过他对内特-罗宾逊的态度,以及活塞队员的反馈不难得知米利西奇受到的折磨。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结果—四川宏昌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